首页 / 未分类 / 偷情的人,到底是在偷什么

偷情的人,到底是在偷什么

偷情并不完全是道德问题,更多的时候,是情商问题,人格缺陷问题。很多人沉浮在这样的激情中,却不明白,换一个伴侣或者换一个婚姻婚姻,根本解决不了一个人个性的迷失。!

偷情的人,到底是在偷什么

文/晚睡

拥有3700多万注册用户的全球知名婚外恋在线约会网站“Ashley Madison”于上月被黑,共计3300多万用户的个人资料统统被黑客窃取并被公布在网上。目前已经至少有两人因为资料泄露而自杀,其中有一个人还是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位警察局队长。更多人面对的是如何对伴侣解释,为何自己的资料会出现在婚外恋网上的尴尬事实。

也许很多家庭都会为此破碎,黑客的行为撕开了那些完美婚姻和完美伴侣的画皮。

老实说,虽然一直密切关注情感话题,我之前还真不知道居然有这么个网站。我倒是知道百度贴吧有“小三吧”,一些介入他人婚姻的第三者们聚集在一起,互相安慰、支持,也共同发泄自己因为见不得光郁积在内心的幽怨,以及对对方伴侣的不满,那言论,也挺醉人的。

因为正儿八经的为已婚人士寻找婚外情设立一个网络平台,AshleyMadison自创办之初便饱受争议,即使在高度开放的西方国家,人们依然认为这是一个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行为。而网站的创始人Noel Biderman显然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看到的只是这个社会婚外情的不断泛滥,为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商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忠的社会,这就是现实!”

Noel Biderman认为偷情能够解决无性婚姻的问题,“在美国,遭受无性婚姻迫害的人士不在少数,我绝对无法容忍自己也变成其中一员。”他相信如果无法通过沟通来改变现状,那么或许偷情就会变成唯一的选择。他还断言,绝大部分在Ashley Madison上出轨的人都不会选择离婚,相反却会让婚姻更稳定,而稳定的婚姻对孩子的成长更有利,因为“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往往更容易受到毒品的诱惑,教育机会也相对较少,也更加容易陷入法律牢笼。”

这位CEO的言论真的有点像我国的妇联大妈,无论夫妻关系如何,最好都别离婚,因为“孩子需要亲爹亲妈”。至于堤内的损失,堤外补好了,稳定是压倒一切的。

网站用户的资料曝光后,西班牙的一家数字代理商根据泄露的数据制作了一张全球用户分布图,中国内地城市中上海、广州、深圳三城的注册用户数量分别占据前三名,上海以8953人位居榜首。而早在2013年Ashley Madison.com登陆香港时,Noel Biderman就声称网站收到了64万来自中国大陆的登陆请求,因此认为中国市场潜力巨大,只不过受现行政策所限,一直无法挥师中原。

如此大规模的中国用户加入婚外情的队伍,其实并非偶然,而是现世中国人婚姻状态的真实写照。在2012年发布的针对中国人不忠行为的研究报告表明,中国男性结婚后的出轨率是13.6%,已经超过其他国家的平均水平,与国际接轨。而中国女性结婚后的出轨率则是4.2%,远高于其他国家平均0.8%的水平。

因为出轨而造成婚姻破裂的案例实在太多,随便在谁的身边找找都是一大把,很多中国男女对彼此已经失去了基本的信任。没有结婚的人,会对婚姻的未来悲观,有了婚姻的人,更是时刻忧心忡忡,杯弓蛇影。

前几天有人问我,说自己身边有一些丈夫在外打拼的妻子们,她们在家里照顾孩子,忙自己的事业,过得挺开心的,难道她们就不担心她们的丈夫在外面乱搞吗?我很奇怪,为什么一定要担心,难道不是应该彼此信任吗?只能说,当不正常已经成为一种正常,那么正常就变成了不正常。

但那些偷情的人,到底是在偷什么,真的像Noel Biderman那样,是为了解决性的问题吗?不,这并不能完全解释中国的婚外情泛滥问题。性只是其中一个元素,更深层次的动机另有玄妙。

对于“中国式偷情”,从未有人像胡因梦剖析的那样深刻,当她做了一位已婚男人的婚外情人,她不仅没有深陷其中,而是像睁开了圣灵之眼,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对俗世男女在激情和叛逆之下埋藏的脆弱。

她说:“这个男人的反叛其实是在叛逆自己的制约,他想透过婚外情来打破自我设限的牢笼。”这个男人从小就受到宠溺的教育,人格发育不成熟,父母的婚姻又很早就失败,他未曾得到过健康的婚姻榜样,难以正确经营自己的情感关系也是想象之中的事情。“他以为婚姻就是他的枷锁,他想一边套着这个枷锁,一边拥有个人的自由,但结果也像无数的男女一样,再怎么寻觅,和他最有缘的人依然是他的婚姻伴侣,而自我的枷锁也还是套在他头上。”

婚外情的确给他们带来了短暂的休憩,男人开始沉迷其中,胡因梦虽然是个真实率性的人,并不在乎婚外情背后的道德问题,不过她还是让他自己去判断,“这就是解脱了吗?他狠得下心抛家弃子吗?他能不产生矛盾吗?”这个男人沉思后,承认自己做不到。他只是在胡因梦这里寻求情感寄托,而现实,却是他始终难以摆脱的牵挂。

中国人的出轨,我指的是稍微有点灵性的人的出轨大抵如此。他们总是误以为自己是在追求爱情,其实完全是对婚姻生活的厌倦、逃避和抗争。正如胡因梦相信,“他必须透过我才能发现他和妻子是分不开的,他们的关系是值得继续努力的。”

在父权制度下,很多中国人都活得压抑。他们在未成年的时候被看做是无行为能力人,被父母摆布着生活,又在成年后被迅速推入肩负各种责任的婚姻和家庭角色中。对自我的缺乏认知,让他们缺乏承担责任的能力,即使没有人用枪逼着他们恋爱、结婚,他们也会在某一个时间段里,觉得自己是被迫进入了一个婚姻的阴谋。

先天人格软化,就难免要靠后天的叛逆来重塑一遍。

这时候,出轨、偷情就变成了对自由的追求。他们偷的是情,实际上偷的是从来没有真正寻找到的自我。很多出轨的人的初衷都是为了逃离婚姻,但最后,他们不是回归婚姻,就是和自己的出轨对象或者另外一些再次走入婚姻。中国人的婚姻就像一个魔笛,笛声响起,人们只是麻木地跟在后面走,却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

偷情并不完全是道德问题,更多的时候,是情商问题,人格缺陷问题。很多人沉浮在这样的激情中,却不明白,换一个伴侣或者换一个婚姻婚姻,根本解决不了一个人个性的迷失。

胡因梦和所有人一样,两性关系一直卡在一种矛盾中,“我既想要个人的独立与自由,又想要一个稳定、持久、深入和全方位的关系。”这本身就是冲突和矛盾两种形态能否存在于婚姻制度中呢,的确有人可以,只是,“这必须有极高的安全感和成熟度才能办得到。”大多数人都办不到,那些清醒之后,自动终结婚外情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婚姻制度有它的局限,也自然有它的优势。用来容纳平凡人的人生,是最合适不过,而接受了它,也应该给它起码的敬意。

所以,特别讽刺的是,Noel Biderman创办了偷情网站,他自己的美满婚姻却已经长达10年。他的妻子曾公开表示:“如果Noel有外遇我会很伤心,但我不会指责Ashley Madison这个网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Ashley Madison只是在解决用户需求,并非为了宣扬婚外情!”

什么样的生意都有人做,偷情变成了一门生意,人家靠此赚钱,却毫不涉足,就像贩毒的人从不吸毒一样。那些沦为别人的赚钱工具,却又行走在危机边缘,输掉了底裤,甚至为此丢掉生命的人们,你说你是不是傻?(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