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女儿国在哪里?据《旧唐书》记载,东女国是公元六七世纪出现的部落群体及地方政权,是川西及整个藏族历史上重要的文明古国。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女儿国的藏式九层高塔,民众住六层以下,唯女王居九层。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女王美艳动人,主持国事,整个女儿国在她治下美女如云。

她重用女官,女官可以配侍男,男官不能有侍女。

女儿国的男人呢?打仗、耕耘样样要干,但不得过问家事。这个崇尚女性的国度实行多夫制,生子从母性,女性甚至可以选择无固定性伴的走婚。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这不是神话,也不只存在于历史。

2015年11月,李春雷找到了东女国。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东女国的王城,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境内,在马尔帮乡独足沟村一带。

2015年11月,我路过金川,踏访女儿国遗址,走进了一个幽深芬芳的世界。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这是青藏高原东缘,归属邛崃山脉和大雪山系,县城海拔2100米,是典型的嘉绒藏族地区。

这里是卡拉脚乡二普鲁村。

女儿国怎么去?

从金川县城出发,沿大渡河左岸公路,向东北方向行走35公里,北侧流出一条温静的小河——卡拉脚。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沿着河边老树覆盖的水泥路,行进七八公里,豁然开朗,青山、绿水、蓝天,河谷两侧,散布着藏族风情村寨。

卡拉脚乡二普鲁村到了。

小村有六个自然寨,70平方公里,只有380人。

但是东女国疆域包括今四川阿坝茂汶以西,甘孜州巴塘、理塘以北及整个昌都地区,当时有4万余户人家。

女儿国的姑娘

寨子里有一个姑娘,叫俄麦。

兄妹6人,四男二女,她最小。腼腆,不说话,却是一个美人坯子。

这几年,浑身出落得愈发山是山、水是水,成了一朵袅袅婷婷的村花。

村里的小伙子们睡不着了,常常到她的后窗唱歌。俄麦置若罔闻,任由山歌缭绕。

此地婚俗迥异于他,以女性为主。

家有儿女,留下女儿招婿上门,居住老宅,顶门立户。

儿子,嫁到女家。

阿措生于1964年,兄妹13人,排行第十。

家里太穷了。初中毕业后,阿措拜师学木匠。他上过学,聪明,肯用功,比老木匠的手艺更加精巧。

阿措一天天长大,却仍是单身。一天,几个伙伴喝酒打赌,取笑他穷光蛋,讨不上好老婆。

他发誓说,要把村花追到手!

从此,打柴时,阿措经常帮助俄麦。休息的时候,就在她周围唱歌。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但是,任他把满天白云唱成彩霞满天,俄麦仍是沉默,像一朵忧戚的格桑花。

俄麦的身影,藤蔓一样缠住了阿措的心。渴望,像虫草,在心底蠕动。

1987年,机会来了。

俄麦姐姐招婿上门,要建造新屋,聘请阿措执掌木工,每天5元工钱。

阿措早去晚归,精心制作。十天活计,八天干完。

女王出嫁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俄麦与阿措结婚那一天,是1989年1月1日。

仪式,在女方家举行。

东女国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女性崇拜。

国王是女性,国事男子无权参与,到了现在,男子入赘、一妻多夫也是常事,女儿国的姑娘也异常能干。

婚礼本应是隆重的,但两家都是穷人,仪式至简,几近于无。

当天上午,两人乘拖拉机到乡政府领取结婚证。回来后,只办了两桌酒席。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没有鞭炮,没有新衣,更没有新房。

俄麦的姐姐,已招夫上门,而阿措的妹妹,将要顶门立户。

俄麦和阿措,注定都要离家,他们暂时无钱盖房,又不能分割财产。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新婚夫妻,只能各住各家。

一年后,儿子降生了,由俄麦在娘家独自抚养。

他们仍是分居,七年。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1996年,俄麦和阿措,终于盖起自己的二层土楼。

但他们借了6000元外债,又从信用社贷款4500元,每年利息高达960元。

女王比男人有本事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2004年,6个寨子联合选举阿措担任村会计,阿措当上了干部。

2008年5月,汶川地震,房屋震裂。

俄麦和阿措,不得不重新建房。国家补助2万元,加上多年积蓄,还要借款几万。

2009年7月,儿子考入成都的西南民族大学,每年需要1万多元。全家再次陷入经济危机,俄麦急得直哭。

这一年春天,她计划购买30头猪崽儿,换回儿子学费。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可担任村会计的丈夫,断然拒绝:放养猪崽儿,破坏生态。

5月底,冰雪消融,翠绿萌生。挖虫草的黄金季节,到了。

虫草生长在海拔3000米至5000米高山草地灌木带之上雪线附近的草坡上。

寻找虫草,不仅要眼力好,更要选择好观察角度,除了平视,还要善于利用顺光和逆光。

早上9点,俄麦带着短柄锄头、改锥与一天所需的藏粑和水,徒步来到山坡上。顺着山势斜躺,目光向上,寻找虫草裸露在外的褐色菌苗。

终于,发现了两棵并生的虫草。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挖30根,一根优质虫草的收购价,是60—100元。

6月底,挖虫草的季节结束了。

从8月到10月,又是各种中药成熟期,贝母、灵芝、五加皮、大黄等等,还有松茸,黄丝菌,青岗菌,羊肚菌等菌类。

那一年,她去成都看望儿子,路过一个药材市场,突发奇想。于是,她干起了收购的活,每年跑成都两三趟,能挣五六万。

俄麦,一个腼腆的藏族女人,渐渐走进了成都大市场。

电脑、电冰箱、微波炉、热水器、卫星天线等等,都成了亲密的家庭成员。

小家的日子红火起来。

女儿国竟然真的存在,好想来这里当女王!

一天晚上,阿措对俄麦说:“今天,大家票选致富能手,你被选上了。村里准备奖励你一部手机。”

俄麦笑一笑:“你这几年当干部,干得不错。我也奖励你一下吧。”

“你能奖我什么?”阿措有些不屑。

“奖你一辆汽车!”

几天后,一辆奇瑞轿车,开了回来。

阿措骤然鼻辣眼酸,看着自己女王。

如今的金川县,与历史上“东女国”人口相仿。

2014年,全县农牧民人均纯收入8501元。最让人惊奇的是,这个几乎是四川省最偏远的山区,这几年投资近10亿元,修造了长达3000多公里的乡、村公路和980公里的入户公路,如今的金川成了“阿坝江南”!

从二普鲁村到县城,过去翻山越岭,需要两天时间。现在呢,不足一个小时的车程。

他们的苦恼,他们的快乐,都与这个国家,一个节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